muyangyuliang

MINIESE:

毕业季,回想我毕业那会儿,都没印象了。

唯一记得的是研究生毕业回家的前一天,导师来宿舍跟我告别。

临走,我送她。

她声音有点哽咽,说:你收拾行李吧,别送了。

我执意要送,才发现她满眼的泪。

那一刻我只是惊讶。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回到宿舍,我才回过神,哭得稀里哗啦。

从小到大,没什么人为我掉过眼泪。我妈都不至于如此。

那一幕,直到现在每每想起,无比感动,无比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