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yangyuliang

Rofix:

一年前的今天,我开始了星球日记的项目:每天设计一个星球,包括其外貌和故事。

之所以开始这个项目,是因为刚刚开始工作的我感受到了巨大的焦虑:日复一日的工作让我不再有时间创作作品。之前在学校每学期都会有两三个期末项目,而现在入职半年后,我的作品集依然停留在毕设。对于一个艺术/设计师来说,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我清楚的意识到,我必须要主动创作了。

但是互联网企业的时间安排不允许我擅长的装置艺术或者新媒体艺术,我甚至没有时间画完一副完整的插画,或者将储存在大脑中的那个科幻小说写下来。我陷入了困境,如果我连灵感都无法转化为作品,那么我如何……等等。也许我可以——

直接把灵感本身当做作品。

于是在2016年的12月8日,我用15分钟绘制了第一个星球:

对艾萨基的第一映像,就是她严寒的气候。但是和其他的冰冷星球不同,她是一个完整的水星球,只是两极的冰盖几乎覆盖了整个星球。夏季时,整个北半球的种群将向南部迁徙,北部将融化为茫茫的大海。在秋分时期,种群们会试图度过赤道上的宽阔的河流,趁南半球融化前迁往北方。”

这个设定描述了一个在同一时间,只有一个半球可以生存的星球。在这个基础上,可以延伸出很多故事,比如主角发现迁徙过程中有朋友丢失,决定一个人孤舟到海上寻找,发现了更大的秘密等等。但我只关心设定是否有趣,至于它是否能衍生出更多故事,就交给读者来发掘。

于是在一年中,有数十位同人小说家在授权后根据不同星球创作文章,也有音乐家根据星球的意境创作乐曲,我在腾讯也启发了《三竹里》游戏独特的世界观。

也正如我说过的那样,灵感不是水潭,你不用小心翼翼害怕浪费每一滴水,灵感是河流,总会源源不断地来临。我曾经每一天都在担心,星球日记会不会明天想不出新的想法了。但是每当到了第二天,我总能有新的灵感。从热度上来看,故事的质量都很稳定。

在启发他人的同时,我个人也收获了很多。从刚开始拙劣干涩的绘画,慢慢的开始注重色彩的搭配和平面构成,每个星球开始变得更加好看,有内容。我对色彩和设计的理解也越来越深。二月份时我收到了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开始了在艺术领域上更深入的学习和研究。

我感谢一年来持续关注我的创作的朋友们,希望你们每天都能收获惊喜。虽然不知道星球日记何时结束,但如果你现在读到了,那真巧,我们的旅行还在途中,欢迎登船!


(图为3D渲染的艾萨基,一年前的第一个星球,其他日常创意可fo我的微博:@任泽宇

关于线和画

葱二:

DX_IDO:



15年写的一些杂记,转录于此,也许可以帮到一些跟我一样想继续提升的朋友。




关于线,回应一些朋友的提问,但其系统性和要回复的逻辑顺序,较难回应的圆满,仅作为自我认知提供参考。




“艺术”里面,“画”的门槛最低,即便基本功不好,时间久了,坚持下来,赋予持久的精神内涵,也是一种风格。




这一人鬼共知的浅显规律,说明画风的问题无需盲从,只要勤快点,铁棒不用磨成针,磨成擀面杖也能用。




抛却画风,造型能力的完善是一个制高点。




达至这一制高点,只要你喜欢,不论画种和工具,你能解决或融汇百分之八十的别人的风格,也就是说,能走的更远,面更广。




这一点之上,不说给你的命运拓荒、添丁增财,在心智修为上,更为澄净广阔,上行臻美。




以上笼统的自我认知,算是个人理解为什么而画的概要。




在学“画”的同时,应及早发现“艺术”对自我生命品质的影响,而非对生活品质的影响。




若体会不到日复一日、万籁俱寂的孤独环境下,对万物知解持续不断的充沛激情,则只有短暂的虚荣相伴,而非来自本体对世界知情达意后,所产生的恒久不息的荣光。




这跟绘画形式和工具无关,也跟专业非专业无关。




如此,再来理解绘画中线的概念,线才会有分量和活性。




定势线:一线分阴阳,这样的线,必长而绵延或劲道,为定势。




阳处留白,阴处为暗,必有内容;暗的层次不同,即为结构特征,由排线组负责解决。




定势线分为轮廓线,结构线,动态线。




定势线能一笔而就的,不可两三笔续接。




线尾与下一线的交接转折尤为重要,衡量眼力对比例和透视、结构最为简约精到的把控。




做到这般,基本上也都无需排线再去丰富内容了,排线的功能只能算是辅助了。




而需要排线组织画面内容的,也看对描绘对象的归纳理解,不能全盘接受去做相机的事。




排线:排线要分组画,疏密有致;




长排线,疏朗明快;短排线,细密交接。




交叉排线为最后应用,视最后整体效果。




如排线的疏密度把握的好,或可不用交叉排线。




排线有三种功能,一为固有色调的铺陈,二为结构分走向,三为光影排疏密。




除粗线条外,所有最暗处排线组没有纯黑,除非装饰性修正。




排线故意为之的弧度,和由长到短的递减或增幅,是使线组看上去更具韵律,避免直线组衔接的硬碰硬。




而适度的,带弧度的排线,应用时也应讲究配合描绘对象结构起伏上的走势,才能避免为弧而曲的线,才能共融。




还有一种排线是在乱中找序,表现形式不同,在此只说我较为惯用的手法。




点:不建议点画形式,太工艺,缺韵律感。




巨量机械性点绘压制人的本性灵气,使画面匠气失去艺术味。




点画可玩,但无宜。




合适的用法,就是在画面全局完成后,在定势线尾或处于画面边缘排线组,做大于点单位的小线段收尾,让画面的“线势”有所延绵,也叫气。




与平面设计留白透气略同。




画,不求内容的巨细精全,取舍得当,最为难得。




精炼,简洁,细密,全在过程中权衡控制。




没什么快门,多练,千张以后,除了发现画的不同,人也不一样了。




至于创作什么,也不在意了,艺术一样也有垃圾,不多产些垃圾,就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所有的提升,最终都是人本质的提升,什么样的画种或工具,和画了什么反倒不重要了。




以上絮言,共勉。




本人也是自学,小升初即学命夭折,故非学究,也不深究大家已知的、普遍共性的知识,全在把握自己。




抓住命运的咽喉,往里灌饲料吧……学校填鸭还学不好,就自己灌自己吧。






Rofix:

普温的自转速度很慢,使得黑夜走的也很慢。人们将浇了碳油的木头浮桩绑在一个暗红色土坯上,将它放入贯穿星球东西方向的古河里。人们将其点燃,称之为浮灯。浮灯会顺着河水从西往东漂浮,照亮夜晚里每一个河岸。附近的村民也会搭着角船来给浮灯添加燃料。这样浮灯就会继续亮下去,照亮下一片黑暗。浮灯永远和黑夜同步移动。浮灯从视野里离开的时候,太阳也就升起了。

陈皮松子糖:

新画的一张水彩风景,内容是一个夏日傍晚,落日余晖把天染成了橙色,夕阳下几簇开满花朵的枝以及满地的落花…又一次尝试了永山流的水彩湿画法,不足还是很多,希望下次再试时可以改进些=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