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yangyuliang

祥雷-XL:

风(2017.12.19个人作品)
这张画的素材我已收藏多年,却迟迟没有动笔,是因为感觉总有不如心意的地方,却也找不到具体原因。如今画了她并不是出于无奈,而是把照片中模特的脸换成了我喜欢的模样,绘画过程中,便始终充满激情。这也可能是我在这一年中完成的最好的作品了。
我们几乎每个人都在进步,但是这只针对个人而言。多数情况下我们会显得比前人高明,是因为我们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就我个人而言从不激进的追求这种提高和进步,画多了,见识多了,思考的问题多了,审美和格调会在潜移默化中提高。所以不要再用量化的标准来衡量艺术的等级,艺术的技巧有高低之分,艺术本身并没有。我性情天生散漫,更不好与人与时间争抢,再加上已经从事这类“慢”的艺术有些时日了,早已忘记了与他人比较甚至竞争的滋味,这样于人于己都好。
微风轻抚佳人面,丝丝秀发入云天。朱墙玉瓦黄昏近,锦绣风光入眼帘。

画画的Lanski:

《城南旧事》

英子跪在座位上,向街上呆呆地看。两边的树一颗颗地落在车后面,是车在走呢?还是树在走呢?

Rofix:

一年前的今天,我开始了星球日记的项目:每天设计一个星球,包括其外貌和故事。

之所以开始这个项目,是因为刚刚开始工作的我感受到了巨大的焦虑:日复一日的工作让我不再有时间创作作品。之前在学校每学期都会有两三个期末项目,而现在入职半年后,我的作品集依然停留在毕设。对于一个艺术/设计师来说,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我清楚的意识到,我必须要主动创作了。

但是互联网企业的时间安排不允许我擅长的装置艺术或者新媒体艺术,我甚至没有时间画完一副完整的插画,或者将储存在大脑中的那个科幻小说写下来。我陷入了困境,如果我连灵感都无法转化为作品,那么我如何……等等。也许我可以——

直接把灵感本身当做作品。

于是在2016年的12月8日,我用15分钟绘制了第一个星球:

对艾萨基的第一映像,就是她严寒的气候。但是和其他的冰冷星球不同,她是一个完整的水星球,只是两极的冰盖几乎覆盖了整个星球。夏季时,整个北半球的种群将向南部迁徙,北部将融化为茫茫的大海。在秋分时期,种群们会试图度过赤道上的宽阔的河流,趁南半球融化前迁往北方。”

这个设定描述了一个在同一时间,只有一个半球可以生存的星球。在这个基础上,可以延伸出很多故事,比如主角发现迁徙过程中有朋友丢失,决定一个人孤舟到海上寻找,发现了更大的秘密等等。但我只关心设定是否有趣,至于它是否能衍生出更多故事,就交给读者来发掘。

于是在一年中,有数十位同人小说家在授权后根据不同星球创作文章,也有音乐家根据星球的意境创作乐曲,我在腾讯也启发了《三竹里》游戏独特的世界观。

也正如我说过的那样,灵感不是水潭,你不用小心翼翼害怕浪费每一滴水,灵感是河流,总会源源不断地来临。我曾经每一天都在担心,星球日记会不会明天想不出新的想法了。但是每当到了第二天,我总能有新的灵感。从热度上来看,故事的质量都很稳定。

在启发他人的同时,我个人也收获了很多。从刚开始拙劣干涩的绘画,慢慢的开始注重色彩的搭配和平面构成,每个星球开始变得更加好看,有内容。我对色彩和设计的理解也越来越深。二月份时我收到了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开始了在艺术领域上更深入的学习和研究。

我感谢一年来持续关注我的创作的朋友们,希望你们每天都能收获惊喜。虽然不知道星球日记何时结束,但如果你现在读到了,那真巧,我们的旅行还在途中,欢迎登船!


(图为3D渲染的艾萨基,一年前的第一个星球,其他日常创意可fo我的微博:@任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