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yangyuliang

NOELLYU:

九月底的Dolomiti

真是见识短浅的我 

二十多年来最喜欢的地方了

就像说的 这个地方从来不辜负期待

明年再见

雍容致殇:

说到摄影,我一直很喜欢复杂的构图,这可能源自《阿诺菲尼的婚礼》:画面里面尽可能地拥有更多的元素,让整个环境里的事物更加丰满。而这本身在于“摄影是减法”或者“乱无主体”相对来说是背道而驰的。然而我还是希望片子里面,让每个人都找到各自的哈姆雷特。

所以
不是不喜欢极简,
而是不喜欢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