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yangyuliang

如是我闻@Da-image:

【如是我闻】精美的浮雕与印巴分裂

在金城的最后一天,我把时间留给了城堡和城市宫殿。和焦特布尔宏伟的梅黑兰格尔城堡不同,杰伊斯尔梅尔的城堡更有生活气息,城堡里已经建满了民宅。这里家家户户的墙体上都有各式各样的装饰,其中有些浮雕可以说精美绝伦。走在小巷间就像在参观雕刻博物馆,时光也穿梭回上个世纪。这些最精美的浮雕都出自伊斯兰能工巧匠之手,上世纪印巴分立后他们也移居到了巴基斯坦,也许这些作品就是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留下的唯一痕迹。

欢迎关注公众号:如是da见(ID:travel_in_life)

微信:da-image-wechat

如是我闻@Da-image:

【如是我闻】驼队与餐饮卫生

与我们同行的是一对比利时小情侣,他俩原来都是在医院工作,之后辞职开始了间隔年旅行。他们从欧亚大陆一路往东到达亚洲,来印度前的最后一站是日本。和我之前一样,俩人都正遭受着严重的腹泻和呕吐之苦,当时病情略严重些的小伙子说:“It’s too hard especially after Japan(这实在太让人难以接受了,特别是刚从日本过来)”。看小伙子这状态,连我都为他担心,因为在沙漠里卫生就更是个问题了。

我们路上的伙食都是由驼队的牧民负责,有萨帕提、咖哩蔬菜和奶茶。沙漠里水自然是稀缺资源,所以驼队牧民洗盘子、洗杯子的方法很特别,就是用沙子擦。由于杯子数量不太够用,每次喝茶时都是我们先用,他们再用,然后用沙子洗好后收起,下顿饭我们再接着用……。除了饮用水是从酒店背出来的瓶装水,路上做饭、煮茶用水都是沿途水井里取的地下水。看到这等卫生条件,剑宁和比利时小情侣都不敢吃任何可疑的东西,每人都只吃了一张萨巴提充饥而已。其实我特别想告诉他们,做萨帕提的牧民在抚摸了一路的骆驼后只是用水迅速的搓了一下便开始给大伙和面、甩饼。我当时考虑的是,细菌自有免疫系统来解决,而不吃东西没营养的话免疫系统咋能工作呢?所以我吃了3-4张萨帕提,两盘咖喱蔬菜和不知道多少杯奶茶。

欢迎关注公众号:如是da见(ID:travel_in_life)

微信:da-image-wechat

如是我闻@Da-image:

【如是我闻】圣城瓦拉纳西与生死

      回国后我发现有一件事特别有意思,每当提到瓦拉纳西就有朋友问我脏不脏?牛粪多不多?看没看见尸体?……听到我回答“是、是、是”后,朋友们就特兴奋、也特满足,然后就不再问别的了,好像就是为了从我这印证一下自己对瓦拉纳西的认知似的。

       每次都这样,我不禁纳闷,应该没人喜欢脏乱吵的环境、还有牛粪和死尸吧?如果这三样都没人喜欢,而瓦拉纳西又只有这三样“旅游资源”的话,为什么还要去呢?是为了标榜自己去过如何如何另类的地方而来瓦拉纳西吗?回去后只是给别人讲这里脏的有多么不可思议?……想不明白,既然不喜欢何苦勉强自己呢?去做点让自己身心愉快的事岂不更有意义?

       确实,瓦拉纳西脏乱差的事实客观存在,我也都切切实实得都体验到了,因为这必然是躲不开的。我也曾近距离与一具被烧得肢体断裂、内脏外翻、浑身水泡的尸体意外遭遇,瞻仰完后一点都没有觉得什么心理被满足,相反心里是碎的稀里哗啦的。所以说,拿脏乱差恶心当看点的恶趣味旅行我是不能理解的,我相信这也不是圣城真正的精髓。

       来圣城应该是看生死,这才是这里真正特别之处。印度教徒相信恒河能净化灵魂、承载灵魂,所以婴儿出生要在恒河接受洗礼代表祝福;逝者要先沐浴恒河洗清罪恶,火化后再入恒河使灵魂随母亲河进入下一世;同样的,未经人世的僧人、夭折的儿童、圣牛的尸体也都会进入恒河送其灵魂上路。

       我发现印度人对待死亡的态度也很与众不同。在瓦拉纳西的大街小巷上经常能看到男人们扛着裹好的家人的遗体往Manikarnika 石阶码头送葬的场面,在烧尸码头也能见到家属在一旁等待火化的场面,但我从没听见过任何人哭。我原来也送过自己的奶奶,那种失去亲人的惋惜、痛苦与不舍交织在一起很难抑制住情感和泪腺,印度人怎么就能如此淡然呢?

       印度教是相信轮回的,当家人离去他们知道家人的灵魂只是去了下一世而已,也许是更好的地方,死亡也不是生命的终点,而是另一段旅程的起点。这很像庄子所谓的:“方生方死方死方生”的境界。

       我想这就是信仰的作用,让人能面对死亡,而不是惧怕它,没有恐惧才能得到内心的平静。我理解的应该只是皮毛,毕竟我不是来寻求信仰的,未来也许会吧,但不是现在,现在能理解印度人的生活方式我就觉得没白来。

       能理解印度人眼里的瓦拉纳西是什么样子,才会理解到圣城神圣在哪,所以说在这神圣的地方脏乱吵还能是什么大事吗?如果一个印度人想寻求灵魂的净化会因为恒河水脏就不往里跳吗?就像想升官的人会因为北京雾霾就不来了吗?想发财的人会因为上海太挤就不去了吗?我想道理一样吧。

       对于好与坏并存的圣城,我们爱它的好,恨它的坏,爱得深恨得就淡,恨得深爱也就薄,或许这才是我们对圣城瓦拉纳西的情感吧。


周全Aeolus:

第一张是富士Pro 160NS
第二张是富士classic chrome的后期变种
至于为什么到最后是跪着拍
因为俯视的时候看见的是一个饱含风霜的老人,平视的时候看见的是一个和和气气的老先生,只有在仰视的时候才能看见老先生眼里的东西。曾经说希望一定要留下这棵古树,这是老街存在过的证据,能在老街拆平之前在老树下遇到老先生,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都是对老南市留恋不已不肯离开的人呐,还想着如果三牌楼路97年没拆不知道现在会怎么样呐

赤字先森Mr.Gu:

17/10/24

旅途中,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

他们穿梭在我的镜头中,生动、匆忙。

人生,亦是如此。

微博:赤字先森Mr_Gu